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宇墨清风

博学之,审问之;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的洛阳往事(1——3)  

2015-03-11 20:31:51|  分类: 综合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

  (来源: 洛阳网—洛阳晚报2015-03-03 )
  核心提示: 李绿园的长篇小说《歧路灯》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,问世之后却未能引起关注,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,中州书画社(现中州古籍出版社)出版《歧路灯》,才引起巨大轰动。鲜为人知的是,李绿园祖籍新安县,《歧路灯》全书在新安县完稿,与洛阳有许多关联。从即日起,本报记者为您讲述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的洛阳往事。

【转载】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 - 唐小宝 - 唐小宝说戏

民国洛阳清义堂石印本《歧路灯》序

【转载】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 - 唐小宝 - 唐小宝说戏

李绿园画像

民国洛阳清义堂石印本《歧路灯》序文称:“《歧路灯》一书,新安李绿园先生作也。”即点明了李绿园的籍贯。李绿园的祖父李玉琳、父亲李甲都生于新安县,家族以孝行知名。

1、古代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

《洛阳晚报》名栏目《经典洛阳》的总策划孙钦良先生至今还清晰地记得,他在上大学期间第一次听说《歧路灯》时的情景。

“当时,上古代文学课,老师说,你们不仅要读《红楼梦》,还要读《歧路灯》,因为那是河南作家写的。”孙钦良回忆道。

读完《歧路灯》,孙钦良对其作者李绿园更加钦佩。他发现,《歧路灯》与《红楼梦》的别称《石头记》对应,李绿园对曹雪芹也对应,李绿园年长曹雪芹近10岁,二人是同时代作家。

《歧路灯》共108回,写的是一个宦门子弟如何堕落败家,又如何悔过自新、重振门第的故事。

《歧路灯》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,它真实地描写了谭绍闻堕落和自新的全过程,借此劝诫世人:教子要严,延师要正,交友要慎。

书中第12回谭孝移(谭绍闻之父)的临终遗言“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”8个字,是该小说的主旨,堪称封建时代教育子弟的指路明灯,至今仍有积极意义。

2、 “寻母孝子李”

说起李绿园及《歧路灯》的洛阳往事,首先要提李绿园的祖父李玉琳。

李玉琳是个穷秀才,家住新安县北冶镇马行沟村。清康熙三十年(公元1691年),豫西闹饥荒,老百姓纷纷背井离乡。为了生存,李玉琳兄弟带着母亲一起加入了逃荒的队伍。适逢洛阳岁试,李玉琳遣其弟玉玠先带着母亲前往南阳,自己留乡参加考试。考试一结束,李玉琳就急忙揣着仅剩的70枚铜钱,星夜南下寻母,步行400公里仍无母亲的音信。一天傍晚,李玉琳走到南阳方城梅林铺,身无分文,寻亲无果,情急之下,坐在道旁呼天大号,突然见到弟弟玉玠仓皇前来,不禁喜出望外。

由此,李玉琳的孝行闻名遐迩,时称“寻母孝子李”。李绿园前辈友人、乾隆年间有“中原名儒”之称的襄城人刘青芝,在他所写的《宝丰文学李君墓表》中记载了此事,还据此写了《李孝子传》。

李玉琳的儿子李甲,即李绿园之父,出生于新安,也是秀才和孝子。母亲因病腿痛,李甲常搀扶着母亲走路,遇雨雪天气则背着母亲出入。此外,李甲还经常买“果栗纳母袖中,小儿女争来索,母笑而分给之”。母亲听力不好,却喜欢听“里巷间好事”,李甲就比画着讲给母亲听,让母亲高兴。“其因时随势以博高堂之欢者,多此类也”。其他子孙们的孝行,也见于诗文传记。

3、定居宋寨村

由于各种原因,李玉琳离开南阳后没有回新安县,而是迁至宝丰县曹镇乡河岸李村,村中有李姓人家。最终,李玉琳在宝丰县鱼山脚下的宋寨村(今属平顶山市湛河区曹镇乡)定居。

李玉琳逃荒到宋寨村之后,一开始只是给当地大户人家种菜,村里人也一直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逃荒百姓。有一次,这户人家请客时需要找人陪客,临时将正在菜园里劳作的李玉琳拉去凑数。李玉琳赶紧回家换上了一身秀才服赴宴。这时,村里人才知道他原来是个有学问的人,就邀请他到村边鱼山(又名鱼齿山)义学教书。

清康熙四十六年(公元1707年)腊月初一,李绿园出生在宋寨村。他的出生让李玉琳喜出望外,一家人颠沛流离,这时总算安顿下来了,而且有了新的希望。

李绿园满月时,家人将其抱到当地的一所寺院,由冷公和尚赐名“妙海”,他的学名李海观(字孔堂,号绿园)也应该由此而来。

李绿园幼年就读于鱼山义学,由祖父启蒙。李绿园晚年写诗回忆自己的读书生活:“抱书此地童龄惯,坐数青山藉草茵。”(《立夏登村右鱼齿山》)

4、李绿园中举

李绿园从小随祖父读书识字,聪颖好学,博闻强识。30岁那年,恰逢乾隆皇帝即位后改元,特开了恩科考试,李绿园考中了举人,具备了做官的资格。

中举后,李绿园对未来充满了信心,写下了《赠汝州屈敬止》一诗,抒发了他经世济国的宏愿:“君不见隆中名流似管乐,抱膝长吟志淡泊。又不见希文秀才襟浩落,早向民间寻忧乐。一日操权邀主知,功垂青史光烁烁。男儿有志在勋业,何代曾无麒麟阁?”他这是以诸葛亮、范仲淹为榜样,勉励自己奋发有为。在这首诗中,他还写道:“莫耽读骚嗅兰茝(chǎi),须念国计与民瘼(mò)。”他同时表达了自己忧国忧民的情怀。

李绿园还把他中举的试卷辑录成册,请刘青芝作序。序称李绿园“忧世之怀,壮行之志,殷殷时露行间”,又赞他“仪观甚伟,风气非常”。

然而,现实跟李绿园开了个玩笑。他中举后一直科考不顺,参加三次会试均未中。这或许是促使壮志未酬的李绿园产生写小说念头的主要原因。

为什么要写作?这是李绿园也是许多作家遇到的首要问题。答案往往相同——因为有话要说。李绿园也不例外,人到中年的他,对世态人情有了较深的认识,因此开始寄情寓志于笔墨。

5 、《歧路灯》创作过程

清乾隆十三年(公元1748年),李绿园的父亲李甲去世,42岁的李绿园守制在家闲居。正如《歧路灯》小说开篇第一回“念先泽千里伸孝思,虑后裔一掌寓慈情”所写,怀念祖先,思虑后裔,李绿园想通过写作给后世子孙留下“财富”。于是,李绿园开始动笔创作《歧路灯》。

此前,李绿园曾在北京设馆教学三年,他的才学得到学生的钦佩和尊重。在考中进士学生们的举荐下,李绿园被朝廷选任江浙漕运之职。乾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,50岁的李绿园开始了他“舟车海内”的仕途游历生活。这时,《歧路灯》前80回已成稿。

在此后的20余年间,李绿园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、运河两岸。乾隆三十七年(公元1772年),李绿园曾在贵州思南府印江县做过一任知县,颇有政绩:“能兴利除弊,爱民如子,疾盗若仇。”“邑大旱,(李绿园)步祷滴水崖,雨立沛。百姓设筵迎劳教,海观教之食时用礼,以度岁歉。”后经当地官员推荐,李绿园曾短期代理思南府知府。

李绿园辞官时已71岁高龄,他回到新安县北冶镇马行沟村老家,在新安县生活了3年,完成《歧路灯》全书共108回的创作。可以想象一下,宦游20余年的李绿园携带《歧路灯》的前80回手稿重返新安老家,续写《歧路灯》时是什么心情。

李绿园的祖父李玉琳因灾荒逃离家乡,数十年后,“衣锦还乡”的李绿园在家乡完成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,这对李绿园来说或许是一种天意。

《歧路灯》具体写了什么?李绿园及《歧路灯》与洛阳之间还有哪些关联?请看下期介绍。(记者 余子愚 文/图)

(二)李绿园:三十年写成劝善书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2)
      (来源: 洛阳网—洛阳晚报2015-03-05 )


核心提示:
   李绿园的长篇小说《歧路灯》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,问世之后却未能引起关注,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,中州书画社(现中州古籍出版社)出版《歧路灯》,才引起巨大轰动。鲜为人知的是,李绿园祖籍新安县,《歧路灯》全书在新安县完稿,与洛阳有许多关联。从即日起,本报记者为您讲述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的洛阳往事。

【转载】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 - 唐小宝 - 唐小宝说戏

《歧路灯》乾隆年间抄本(晁会元供图)

《歧路灯》完稿之后,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于新安、豫西一带,及至清亡,始终未能刊印,导致其默默无闻。在我市古籍收藏家、白河书斋主人晁会元看来,古往今来,教人学坏的书籍总是大行其道,而李绿园花费30年写成的《歧路灯》,是一本劝善书,因此“不合”读者口味。这或许是李绿园生前没有料到的。

1、完稿在新安

乾隆三十九年(公元1774年),李绿园辞官返家。乾隆四十一年(公元1776年),李绿园前往祖籍新安县北冶镇马行沟村担任教书先生,“课教子侄”。说明当时的马行沟村,还有李绿园的族人生活。

在教书之余,李绿园开始续写《歧路灯》,乾隆四十二年(公元1777年),《歧路灯》完稿,共108回,历时30年写成。

李绿园有诗描述在新安的写作生活:“囊中卷轴本相亲,半世追随似故人。官去已抛滋蔓事,老来空剩系匏身。舟车万里俱行瘁,风雨一庐意倍真。最喜髯奴饶解事,但令濡墨早怡神。”宦游20年,李绿园已将《歧路灯》手稿当作自己的故人,老来续写倍感亲切。

同时,李绿园还将平时对子侄的教育训话整理成《家训谆言》,共81条。由思想基调看,全部条目无不与《歧路灯》写作旨趣一致。当时他的学生转录《歧路灯》抄本,即将《家训谆言》附于卷首,用以对读。

古稀之年的李绿园越发重视对后代的教育问题,他在《家训谆言》中说:“予观近今人家之败,大率由于赌博。与其自悔自恨于既知之后,曷若闭目摇手于未学之前?予既啮耳以告,尔辈宜刻骨铭心,以志不忘。”

“近来浮浪子弟,添出几种怪异,如养鹰、供戏、斗鹌鹑、聚呼卢(聚众赌博,记者注)等是。我生之初不过见无赖之徒为之,今则俊丽后生、洁净书房,有此直为恒事。”

“人于浮浪子弟鬻(yù,卖)产拆屋时,往往怜之曰:可惜!可惜!不知此固毫无足惜也。衣轻食肥,于天地既毫无所益;作奸犯科,于风俗且大有所损。他若常享丰厚,那些谨守正道,甘淡薄、受辛苦的子孙,该常常挑担荷锄、嚼糠吃菜乎?天道无亲,必不然矣!”

“问如今兴旺隆盛之室,哪一家的祖宗不曾与患难相尝?哪一家的子孙敢言与天地不朽?”

由上可知,李绿园在《家训谆言》中不仅给后代指出了何谓歧路,更指出了不可走歧路的道理。

2、写书为劝善

李绿园生活的乾隆时期,朝政日益腐败,世家地主的败落和财产的再分配速度也日益加快。李绿园对腐朽的社会有深刻的认识,看到了封建秩序的解体,官场黑暗,士人昏聩,世风日下,道德沦丧。他为官绅子弟一个个走上歧路而忧虑,并从自己所历所闻的事实中深感“成立之难如登天,覆败之易如燎毛”。

对于当时摇摇欲坠的封建社会结构和伦理观念,李绿园却是要努力维护的。书名《歧路灯》,名副其实,作品中处处流露出作者的淑世心肠。

从李绿园晚年在《歧路灯》完稿后所写的自序中,可以看到他的写作动机和经过:“古有四大奇书之目,曰盲左,曰屈骚,曰漆庄,曰腐迁。迨于后世,则坊佣袭四大奇书之名,而以《三国》《水浒》《西游》《金瓶梅》冒之。呜呼!果奇也乎哉!……余尝谓唐人小说、元人院本,为后世风俗大蛊。偶阅阙里孔云亭(孔尚任)《桃花扇》、丰润董恒岩《芝龛记》,以及近今周韵亭(周埙)之《悯烈记》,喟然曰:吾故谓填词家当有是也。藉科诨排场间,写出忠孝节烈,而善者自卓千古,丑者难保一身,使人读之为轩然笑,为潸然泪,即樵夫牧子厨妇爨(cuàn)婢,皆感动于不容己。以视王实甫《西厢》、阮圆海《燕子笺》等出,皆桑濮也,讵可暂注目哉!因仿此意为撰《歧路灯》一册,田父所乐观,闺阁所愿闻。子朱子曰:善者可以发人之善心,恶者可以惩创人之逸志。友人皆谓,于纲常彝伦间,煞有发明。”

简而言之,李绿园对当时所谓四大奇书(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《金瓶梅》)并不认可,因此要写一部男女老少都喜欢阅读的《歧路灯》,以“发人之善心”。

3、八字箴言

我市古籍收藏家、白河书斋主人晁会元认为,《歧路灯》是古代河南重要的小说之一,他收藏有《歧路灯》乾隆年间抄本和民国洛阳清义堂石印本,相较于中州书画社(现中州古籍出版社)出版的《歧路灯》,抄本基本没有删减,更加“原汁原味”。

在清义堂石印本序文中,称“(李绿园)先生以无数阅历、无限感慨,寻出‘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’八字架堂立柱,将篇首八十一条家训或反或正悉数纳入,阐持身涉世之大道……”

“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”可谓八字箴言,语出该书第十二回——

话说谭孝移卧病在床,有增无减,渐至沉重。……孝移不觉又是满脸流泪,叫端福(谭孝移之子谭绍闻,乳名端福)道:“我的儿呀,你今年十三岁了,你爹爹这病,多是八分不能好的。想着嘱咐你几句话,怕你太小,记不清许多。我只拣要紧的话,说与你罢。你要记着: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。只此八个字。”端福道:“知道。”孝移强忍住哭说道:“你与我念一遍。”端福道:“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。”孝移道:“你与我写出来我看。”端福果然寻了一个红单帖,把八个字写在上面,递与父亲。孝移把红帖放在被面上,手扯住端福的手,已再也忍不住,遂呜呜咽咽大痛,说道:“好儿呀,你只守住这八个字,纵不能光宗耀祖,也不至覆家败门;纵不能兴家立业,也不至弃田荡产。我死后,你且休埋我。你年纪小,每年到灵前烧纸,与我念一遍。你久后长大成人,埋了我,每年上坟时,在我坟头上念一遍。你记着不曾?”这端福也痛得应答不来,伏在床沿上,呜呜地哭起来。

请原谅我引用了大段的文字,目的是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。李绿园行文似乎有些啰唆,“用心读书,亲近正人”八字出现多次,借谭孝移之口指出八字箴言的重要性——“守住这八个字,纵不能光宗耀祖,也不至覆家败门;纵不能兴家立业,也不至弃田荡产。”在李绿园看来,八字箴言可谓立身之本、立业之基。

现实再次跟李绿园开了个玩笑,其三子李范一支因赌败家。李绿园的孙子李于潢,因赌博导致家业凋零,又因饮酒暴死。自家儿孙,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。

或许正如晁会元所说,古往今来,教人学坏的书籍总是大行其道,而《歧路灯》因“劝善”而“不合”读者口味。这或许是李绿园生前没有料到的。然而,自完稿起,《歧路灯》就以手抄本形式在新安流传,在豫西影响甚大。

乾隆五十五年(公元1790年),李绿园去世,享年84岁,留下仍未刊印的《歧路灯》手稿。(记者 余子愚)

(三)洛阳清义堂 首次刊印《歧路灯》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3)

  来源: 洛阳网—洛阳晚报2015-03-10 
核心提示:

   李绿园的长篇小说《歧路灯》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,问世之后却未能引起人们关注,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,中州书画社(现中州古籍出版社)出版《歧路灯》,才引起巨大轰动。鲜为人知的是,李绿园祖籍新安县,《歧路灯》全书在新安县完稿,与洛阳有许多关联。从即日起,记者为您讲述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的洛阳往事。

【转载】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 - 唐小宝 - 唐小宝说戏

《歧路灯》朴社本版权页(资料图片)

【转载】李绿园:祖籍新安 孝行家风(李绿园与《歧路灯》 1) - 唐小宝 - 唐小宝说戏

《歧路灯》清义堂石印本内文

李绿园一直希望《歧路灯》的书稿能在他生前刊印,可是最终未能如愿。1924年,洛阳张青莲、杨懋生等人捐资,在洛阳东街清义堂石印出版了杨懋生家藏的105回抄本《歧路灯》,这是《歧路灯》首次得以刊印。1927年,北京朴社推出冯友兰校阅、冯沅君标点的《歧路灯》第一册(26回)。

1、手抄本流传于新安县

李绿园在新安县生活了三年,其间,他有了总结人生的想法,不仅劳神费力地将《歧路灯》完稿,还整理编订《绿园诗钞》四卷,加上《家训谆言》,这成为他创作诗文的主体。

李绿园的作为使我想起两位诗人,其一是白居易,他晚年居洛阳十八载,生前编成《白氏长庆集》,包括《醉吟先生传》等,等于给自己提前“盖棺定论”。另一位是郑板桥,在生前对自己的文字进行删节、修改,在他的手订全集自序中恶狠狠地警告:“板桥诗刻止于此矣,死后若有托名翻版,将平日无聊应酬之作改窜阑入,吾必为厉鬼以击其脑!”

李绿园没有那么幸运,《歧路灯》完稿后,没能被及时刻印,仅以手抄本在新安县流传,后传入宝丰,渐及豫西等地。抄写者的学养良莠不齐,导致《歧路灯》回数及内容出现错讹。

2、当时未被刊印的原因

有学者指出,《歧路灯》在李绿园生前未被刊印,主要有三个原因——

一是外部原因。李绿园是“非著名”作家,《歧路灯》在当时也没有产生重大影响,他只能自费印刷。而当时河南刻书费用较高,李绿园无力承担。

《歧路灯》中写张类村刻印《阴鹫文注释》,100个字耗资8分银,连圈点包括在内。以此标准计算,60余万字的小说《歧路灯》,刻印需耗银500多两,相当于当时一个县令10年的俸禄。李绿园掏不起这么多钱,只好将《歧路灯》的手稿束之高阁。

据统计,李绿园在书中对刻印图书的描写多达50多处,还对刻书内容描写得非常详尽,可见他很想把自己的著作刻印出来。

二是内部原因。《歧路灯》作为教育小说,说教气息较浓,作品存在概念性倾向,给读者的第一印象不太好。《歧路灯》是家教箴言的一个载体,是李绿园用来教育子孙后代的,因此,书中的一些人物成了道德符号,语言较生硬,不容易打动读者。

三是语言障碍。李绿园祖籍新安县,生于宝丰(今平顶山湛河区),《歧路灯》是用河南方言写成的一部小说。方言是把双刃剑,既能使文学作品生动、形象,也影响文学作品传播。

河南人读《歧路灯》,会感到很亲切;非河南人来读,就会感到费劲儿,不易理解。

3、洛阳清义堂首印

在印刷术发明之前,书籍的流通主要靠手抄。由于印刷术是在唐以后才得到广泛传播,所以在此之前图书全靠人工抄写。南北朝时期,抄书盛行,社会上出现了以抄书为业的“经生”。当时各地官府也抄书,抄书的人叫“书手”或“楷书手”;还有所谓“书令史”,也是官方的抄写者。

与此同时,民间抄书之风也很盛行,还出现了代人抄书的书铺。他们雇有大批以抄书为职业的人。唐代以后,雕版印刷、活字印刷、套版印刷等相继兴起,书籍大规模流通遂成为可能。即便如此,抄书依然盛行。

李绿园所处的时代就有许多“书手”。据民国时期新安县人张青莲回忆,他年幼时,“见夫吾乡巨族,每于家塾良宵,召集书手,辗转借抄。”李绿园七世孙李春林也曾提及,昔日宋寨村及附近旧家,多有请善缮书生两席,费时十几天即誊写一部(《歧路灯》)。

手抄很麻烦,而且不利保存,于是有人想把《歧路灯》刊印出来。

道光年间,诗人、藏书家杨淮就有意做这件事。杨淮祖籍新安县,康熙年间迁居宝丰,与李绿园同乡。

杨家为藏书世家,至杨淮时藏书数万卷。杨淮利用手中资料选编了《国朝中州诗钞》一书,选校精当,收有李绿园诗作29首,附有《李绿园小传》:“李绿园又著《歧路灯》一书,历二十年,凡数十万言。书论谭姓之事,其父子兴败之由,历尽歧曲,凡世之所有,几无不包。且出以浅言絮语,口吻心情,各如其人,醒世之书也。稿流传归淮家,待梓。”

遗憾的是,杨淮最终未能完成付梓心愿。在清代,《歧路灯》一直未能刊印。直到民国十三年(1924年),洛阳东街清义堂石印出版了105回抄本《歧路灯》,这是《歧路灯》第一次得以刊印。

清义堂石印本的出现,与洛阳人张青莲、杨懋生等11人的热心付出密不可分。张青莲是“洛阳翰林”林东郊的老师,《歧路灯》手抄本为杨懋生家藏。

该印本载有杨懋生的《序》、张青莲的《跋》、新安居中一的《绿园先生手著》以及李绿园本人的《家训谆言》和《自序》等内容,但印量较小,印刷质量也不高。石印本使杨懋生与张青莲等人的努力有了初步成效。

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上海明善书局出版了《歧路灯》大字排印本,仍以洛阳杨懋生家藏抄本作为底本,质量有所提高,印量有所扩大。

4、北京朴社发行

108回的《歧路灯》为何“瘦身”?有学者认为是因为这两种《歧路灯》刊刻本均据杨懋生家藏抄本刊印,未找更多抄本校勘,导致内容错讹很多,回数缺失,印刷质量不高。

与洛阳东街清义堂石印本问世的同时,北京朴社也在积极筹备《歧路灯》的刊印工作。与张青莲、杨懋生等人自发集资行为不同的是,北京朴社印本是由著名学者冯友兰及其妹冯沅君联手进行刊印的。

冯友兰,字芝生,现代著名哲学家、哲学史家。191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1923年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。冯沅君,著名作家、教授。冯氏兄妹对《歧路灯》关注已久,认为这是一颗“泥土里的珍珠”。

朴社是民国时期知识分子顾颉刚、俞平伯、叶圣陶等人联合创办的一家较为成功的出版机构。1923年1月,朴社于上海成立,至1937年12月结束。人们一般把1924年9月以前的朴社称为上海朴社,而把1925年在北京重组的朴社称为北京朴社。

1927年,北京朴社推出冯友兰校阅(版权页署名冯芝生)、冯沅君标点,据不同抄本校勘整理注释的《歧路灯》。此书卷首载冯友兰的《序》和著名学者董作宾的《李绿园传略》。冯友兰的《序》是第一篇详尽、全面、系统评介《歧路灯》的学术文章。

朴社原计划以四册印齐《歧路灯》,第一册(26回)发行后,即引起了许多学者关注,著名作家朱自清、语言学家郭绍虞等,都对其给予了很高评价。可惜因资金问题,后三册未印行,北京朴社本《歧路灯》终未完璧。(记者 余子愚 文/图)

【小宝写在后面】上面三篇文章转引完了,会不会还有后续就说不准啦。倘若还有,待见到文章再做转引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015年3月11日唐小宝收集整理)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